防疫国家队 出列-陈其迈除夕坐镇台北 一通电话催生官民合作

行政院副院长陈其迈与经济部长沈荣津访视口罩工厂。图/陈其迈办公室提供

1月24日除夕当天,家家户户正准备团圆饭之际,医师、公卫出身的行政院副院长陈其迈惊觉国内储备口罩发放速度太快,加上过年工厂没开工,过年后恐面临没有口罩窘境,做事向来「紧紧紧」的他,一通电话打给经济部长沈荣津,就这样催生了「口罩国家队」。

去年底中国新冠肺炎疫情爆发,1月20日武汉以外北京、深圳出现确诊病例,疫情持续扩大,且出现社区感染,中央疫情指挥中心当天三级开设,1月22日台湾出现首起境外移入个案,民众开始恐慌、抢购口罩,指挥中心宣布,22、23日各释出100万片口罩至超商贩卖,并强调「口罩数量充足」。

23日武汉封城,四大超商口罩一上架火速被抢空,「一罩难求」。当天指挥中心升至二级开设,由卫福部长陈时中担任指挥官。眼看库存4,500万片口罩发放太快,又遇上过年,除夕当天陈其迈白天坐镇台北思考如何增加口罩供应,焦虑和沈荣津通电话,请他联络厂商,拜托在过年期间加班制造口罩。

当时大家还未意识疫情严重性,就算发加班费,也没人愿意上班。过年那几天,陈其迈每天都和沈荣津电话热线,为了口罩两人都睡不着觉。后来行政团队发现一个盲点,就是过去因应不时之需,都采库存口罩方式,且大部分仰赖从中国中国进口。

于是,行政院决定改变策略,自己买机器、库存原料,自己口罩自己做,初三研议后,火速请经长去买机器,调查原物料。

防疫国家队 出列-沈荣津超前部署 完成不可能的任务

「不眠不休」就是经长沈荣津过年期间,为生产口罩,披星戴月四处奔走的最佳写照。而组织口罩国家队,从无到有,打响台湾MIT的招牌,台湾口罩超前部署,备受各国羨慕,沈荣津的领兵作战,功不可没。 为提升防疫口罩产能,这位年近70岁的欧吉桑,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,平日坐镇经济部指挥调度,周六、日奔波各个口罩厂,亲力亲为紧盯口罩产能,他坚毅的决心,不容打折的贯彻,深深烙印在口罩业者心中,投以最大产能来回报。 生产口罩,人力、机器、材料及人才四大项缺一不可。2月上旬为口罩机组装,从找寻机械业、口罩原料到物流等关键企业时,孰悉产业生态的沈荣津一通电话打给厂商,还没开口,对方

初四等到沈荣津的好消息,经长已跟厂商谈好,一口气下订60台机器,一台300万元,初六开工后就加紧制造,除既有口罩产能从日产188万片提升到400万片外,60条产线要十万火急组装。陈其迈叫沈荣津赶紧凑钱付订金,先把机器订下来,随后向苏贞昌院长报告后,动用第二预备金1.8亿元应急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组成这60台机器团队,背后有一段感人的故事。这个团队是由不同零组件业者组成,进驻位于五股厂房,他们分工协力组成一台台口罩机。为让口罩产线尽速完成,自过年开始就自动自发不停工,一早上工后就到晚间10点、甚至凌晨1或2点,吃住就近、日夜赶工,只为了按时将每一台口罩机交到口罩生产厂商手上。

2月3日指挥中心宣布口罩实名制贩售,3月9日60台机器全部交货,每天新增产能600万片,加上既有400万片产能,每日产量达1,000万片。眼看全球都闹口罩荒,陈其迈再度超前部署,请经济部再增购30条产线,每天再加码300万片产量,台湾日产1,300万片,将成全球第二大口罩生产国。

2月27日陈其迈特别到五股厂房向团队致谢,经过蜿蜒山路后抵达厂房,当他看到里面员工穿着五颜六色、不同厂商制服,相当好奇,一问之下,才知他们是来不同厂家的各路英雄好汉,他向厂商三鞠躬致谢,称他们是「口罩国家队」。